孤白散漫

@没有_什么也没有!
我的另一个号,见我上线催我更文,谢谢

【双叶】你还知道回来(2)

*双叶年上
*古代架空
*本以生贺为背景,但发现一发写不完,就分开发了。秒成长篇,巨多回忆
*学生党还请多多指教
@水渰蓝桥
@紫陌青梧

叶秋躺进浴缸,水汽弥漫着,卧室里点的熏香也飘了进来。墨色的长发散在身后。烟雾缭绕,让人看不清这暧昧烟雾后是个怎样的美人。

叶修和叶秋二人虽是孪生兄弟,可容貌却随着年龄愈发不一样。

叶秋五官凛冽了一些,长发束起,几缕发丝垂在耳畔面庞。褐棕色的瞳孔让人看不明他的内心,十几年的摸爬滚打,一步步到这个位置,他早已褪去了孩童的稚气,忘却了儿时不切实际的幻想,也担起了他应该担上的担子。面上虽无皱纹,那份沉稳却让他看起来比他那位哥哥要老上一些。

叶修十五岁便离开这里,他不喜欢喧闹的京城,他不爱那些名利富贵。叶秋也不是未曾找到过他,叶修说道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我的决定便是如此,我说了不会回去就不会回去,若是我改了主意,我就去找你,在你那过一辈子也不错。”

他以易容术易成一名丰神俊朗的少年参了军,当了一方将领,在发现要被人陷害之时将计就计,假死逃离。入了武林,以叶秋之名。那柄诡伞便是他在参军之时一位好友设计的,名为千机伞,连同他当时的长枪却邪。

可惜天妒英才,那人早早离去。只留下他的妹妹,此人在江湖上也曾掀起波澜,而皇帝也曾想将此人收归,只可惜此人并不领情,说道“草民无才无德,文不成武不就,就是一双手还算是灵巧,我这等人若是都可以成为皇上您身边的人,那这天下谁还不行?草民只是想报以将军帮草民与幼妹度过饥荒的恩情而已,并不奢求什么名利。”

此人名叫苏沐秋,武器制造天才,也是一名用箭、剑、短刀的高手。有人唏嘘过“这苏沐秋若是还在,真想看看他和武林霸主叶秋来一场,那会是怎样的刀光剑影”

说起这苏沐秋,与叶修也是不打不相识,两人初识在一林中。那时叶修仅是一副将。“嗖——嘶滋!咔……碰!”短刀插在本应是叶修额头之处的树干,树应声而倒。叶修以轻功躲过,落至那人身后,“喂喂喂,就是说你两句,不服啊?”“哼,打吧!没什么好说的!”

叶修身上没带常用的那把长枪,便抽出佩剑与那人相斗。那人举剑相抵。“嘶——”两剑相撞发出鸣叫。“真不是我说,你刚才确实应该照着我说的去做,而不是……”叶修话还没说完,一把短刀袭来,叶修堪堪躲过。此时苏沐秋趁机袭上叶修左侧空档,叶修只得向后避去。

“有什么好躲得?!有种接下我那一剑!”苏沐秋话音不落,手上的攻势也不慢。“还不是你偷袭在先,若非如此我怎会给你那个机会让你有个空隙?”叶修坻上苏沐秋一剑,瞬间转守为攻。

“啧”苏沐秋向后跑去“诶呦!刚才谁说我来着?真是……”“嗖嗖嗖”三支羽箭疾过。叶修一一挡下,“喂!你就这么喜欢偷袭!?”苏沐秋说道;“哼,兵不厌诈罢了!”叶修轻笑,一下子掠至在苏沐秋身侧。

叶修早已发现这人不擅长近战,与他以剑为攻时这人便一直找机会偷袭,而远攻这人拉弓有力,且十分精准,掷出的短刀数米之外便可将一棵树斩断,这人是个可塑之才。而且那些个短刀和羽箭并非我国或者周边游牧民族的兵器,而且听他口音应是江浙一带四处流亡的流民,走到这也是不易,不对,那就说明这兵器很有可能是他自己做的。可以制造兵器,也可上阵杀敌,这样的人不带回去甚是可惜。

苏沐秋还不得知叶修是如何发现自己,也不知他是如何那么快掠至自己身侧,他就已经被击落在地。叶修两手分别扣住苏沐秋的手,将他压在地上。“靠!起来!我可没有龙阳之好!”苏沐秋吼到。“真不是我说,本以为你是个温润公子,谁知道脾气这么大。”

叶修见苏沐秋一脸要吃了自己的表情又说到“好好好,我起来我起来,只是你不可再袭击我,然后与我回到我军中。”苏沐秋并不想跟当今的朝廷沾上瓜葛,便脱口问道“为什么?”

叶修拍拍身上的土,收起佩剑说道“你家那边是否是闹了饥荒,听你的口音像是江浙一带,今年那边发了大水,淹了不少农民地,冲毁了许多村庄。你若是跟我参了军,我便保你一家平安,不用再过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!”苏沐秋低声嘀咕道“我家就我和我妹妹了……”没有一刻又脱口“好!我同意!”

可谁知这位天才少年,在一次征伐中为叶修档下暗箭,便离去了。在这之后叶修发现了身边许多人不过是看在自己的地位,苏沐秋被皇上的看中前来巴结。便以假死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叶修化以叶秋之名,带着故人的妹妹苏沐橙踏入不与朝廷连上纠葛的武林。

十几年过去,时光也抹去了那时叶修的傲气,让那个玩世不恭、风光明媚的叶修一去不复返。虽是如此,他嘴角自信的笑容却让人误以为那曾经的少年仍在眼前。

墨丝轻轻地挽起,薄唇轻启,嘴角勾起,棕铜色的眸子恍若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,又好似铜色的明镜照映出世间万物,左手压在腰间的剑柄,右手打着那把千机伞。伞中的阴影让人看不清这人,只看清那轻狂的嘴角,和一只深邃的眼眸。亲切而不失威严,俊秀而不失英气。

两人若是站在一起,也是很好分辨。叶秋目光比较凛冽沉稳,嘴角并不轻易上扬。叶修则是比较亲切,那双眼睛深邃却是像会说话一般,上扬的嘴角露出这少年不服输的气质,也遮掩了身上、背上和心里的伤痛与重担。

“哟,叶二少爷,几年不见真是俊了哈,嗯?想不想哥?”叶修这时换回原貌,也换回了男装,从背后勾上了叶秋的脖子,靠在叶秋的肩上。叶秋一开始也是一惊,但一听这声音这语气便放松了下来。

评论(2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