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白散漫

@没有_什么也没有!
我的另一个号,见我上线催我更文,谢谢

【双叶】你还知道回来(1)

*双叶年上
*古风设定,架空
*以生贺为背景,
但发现一发写不完,就分开好了
*有原创人物
*估计又要成长篇
*学生党,渣文笔,ooc
*这篇一定开车!(「・ω・)「嘿
@水渰蓝桥
@紫陌青梧

叶府
“少爷,明天的宴会已经准备妥当。”案桌边的男人抬起头,放下手中的毛笔说道“好,您早点休息,王伯”“是”王伯走了出去。

叶老侯爷是曾经的西域主帅,现在则是在自己院子里写写毛笔字泡泡茶,清闲的很。膝下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叶修说是去看看这社稷江山,人情冷暖十五岁就离家出走,至今十几年只有断断续续的音讯。而二儿子叶秋本来也想是去见见世面,可惜没去成,留了下来。但他一心不在朝政,所以并未世袭候位而是行了商,现在也是屈指可数的人物。

可当时大儿子离家,二儿子又不袭爵,可把叶老侯爷给气坏了。大骂两个儿子不肖子孙,本末倒置。主要就是骂二儿子,毕竟这会儿大儿子早就溜了,不知是去江南赏了水乡古镇,还是去西域看了大漠风尘。

两个儿子当值青春年少,少年傲气自然不会在意父亲的责骂。母亲站在两个儿子这边帮着劝着叶老侯爷,表示静待花开静待花开。

二儿子现在也是个皇商,京城赫赫有名的人。不过呢,一直也未曾娶妻。当今圣上和他也问过。他一句“臣心中早已有一佳人,为他臣自愿等他放下一切,自愿成为臣的妻子”就把圣上打发了。自此京城便传出了叶家二少是个痴情种,等一佳人至今早已二十有七也不曾娶妻,也从未见他出入风月之地。虽然这样,还是有不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小姐,一个个都是花容月貌、倾国倾城之貌的暗送秋波,但他一直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不曾回复。因此也有人说,这二少爷很有可能是个龙阳之好、断袖之癖。

叶家的双亲对于二儿子也管不了,就表示他的婚事听从他的内心吧。那个佳人,不管如何只要他喜欢就得了。

那……大儿子呢?

大儿子叶修,十五岁以看江山社稷为由离家出走、浪迹天涯。因为十五岁的容貌现在自然是不会太一样,叶家人一开始找人的启示现在早已没了用处。

但有人说曾在战场上、武林中,见过他的英姿飒爽,一杆长枪破开千军万马、成为主帅。一柄诡伞打退武林中人,一时间称霸武林。也有人说,在林中田园、在雪山孤舟,见过他一人独坐。见有来人他也只是转头看看,但这一转头,三千青丝随风而起,不见少年青涩只有深邃的眸子,可以用“回眸一笑百媚生”来形容。飘落的叶片,无缘刮起的风迷乱人的眼,再一看那俊逸佳郎却早已随风而去。

叶修也曾回过家,只是不欢而散。秉着家丑不可外扬的理念,叶家人也就从未再提起过这个儿子。

现在,叶府
四月十五①是叶家双子的生日。不过现在也就只有叶秋一人了。他上次回来的时候,看了我一眼,贫了贫嘴,这次还回来吗……

京城皇商,当今圣上眼前红人、至交好友。知道点政事的都认识的叶秋,大姑娘小媳妇天天想的痴情种叶家二少,现在却像一个未出嫁的小姑娘,在自己的书案前思索着自己的郎君【啊呸!是兄长!划掉划掉!兄长这次生辰会不会回来看自己,会带回来什么给自己。

上次是东瀛那边的小玩意儿,上上次是西域的天山雪莲,上上上次是洋人的琉璃摆设……欸,三年没回来过了……这次他会回来吗……

另一边
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走进了京城的云归雁来酒馆。“小二,打壶酒。”此人放下酒壶,坐在一边。几位姑娘家,闻其声音,纷纷转头。这声音透着青涩,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脸上青衫飘飘,长发束了起来,耳边垂下几缕青丝,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面容。

“公子又来了啊,帮令尊打酒?”小二一边打着酒,一边客套着。“是,谢了,钱放这了。回见”这人衣带飘飘,走路迅速,却不曾起风,脚步疾如风,也并无声响。

这俊俏的小哥,提着酒壶在街上闲逛。“欸,你知道不,那个叶家二少叶秋,明日生辰。”“当然,据说要大摆宴席,而且还会在当日招亲!”“什么?怎么可能,那可是个等佳人归来的痴情种,不可能不可能。”

噗……这笨蛋小子,搞这种幺蛾子。还等佳人归来,谁是佳人还不一定吧。诶等等,那这样,我不成了负心人,留个花美眷在家,自己去四处鬼混,风流成性?……那我也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明天啊……真是的,要大摆宴席,生怕我不回去是吧……啧啧啧,姑娘家都没他这么多事……麻烦

这人正是叶家那不念家不思亲,不成器,还浪迹天涯的大爷,叶修。虽是这么说,那些传言都是真的。先是以假名当上主帅,后又是踏入武林,称雄天下。现在只能委屈在一间竹舍当中。算了算了,一年也就回这么一次,我认了。

第二日
生辰之礼,便是你

“柳大人还肯光临寒舍,真是荣幸之至”叶秋端着酒杯,一一敬酒。“叶家二少,现在的京城皇商。您真是少年有成,就不像犬子了,至今也是文不成武不就,成天就知道把弄那些书画,自己再画画。真是。”柳大人正是当今丞相,柳铭。

一边的一位侍酒的女子,嘴角抽了抽。这小子……真是,几年前还跟个棒槌似的,现在哟,惹不起惹不起。

叶修此人,之所以一直没有被任何人找到。是因为易容之术。可以扮成清秀少年,可以是魁梧村夫,亦可是位青楼名妓。现在,这位少爷正扮成窈窕多姿的侍酒女子,站在自己亲弟弟身旁。

几个时辰过去……
真不知道这些家伙有什么好聊的……

多少大人物已经离去,只剩几个和叶秋私交甚好的公子哥,个个都是京城里美男子,现在却没几个还端着一副样子。

“话说嗝儿……小秋子,你,你这府里面漂亮丫鬟还真是不少哈,嗝儿……大家都说,都说你,是个痴情种,为一佳人二十有七不曾娶妻,嗝儿,也,也从未见你踏足风月,那可不,一个个小丫头这么俊俏,哈,是吧,尤其那边那个,真是个,可人儿,哈,”这是叶家双子的发小,柳丞相的次子。柳莫,柳懿瑛。他的手正指着叶修。呵……没什么酒量还爱喝酒,这小子一点没变。

“你,你还说什么,臣心中早有一佳人,我倒想看看是哪个漂亮,嗝儿,漂亮丫鬟,勾搭我家小秋子!长成什么,倾国倾城,要我说,多半还没我好看!”这个平常微微一笑,迷倒万千少女的公子哥现在却特别没有身份的,挂在叶秋身上。

“呵呵,你再叫我小秋子,你信不信我弄死你。酒量不咋地,还特爱喝。欸?那我就问问你,我觉得我长的怎么样?”叶秋皮笑肉不笑地问道。

柳莫被这笑容吓得一哆嗦,舌头都捋直了“好看好看,特好看!小……咳咳咳,叶少爷你真是掷果盈车,六艺俱全,风流倜傥,丰神俊朗,温润如玉,花容月貌……”“得了得了,再听下去你是不是就该夸我,千娇百媚了,滚吧你。”叶秋听不下去了,吩咐下人,把几个朋友能送回去的送回去,送不回去的安置在客房。

自己正要走回卧室,那个侍酒的女子好像从未见过……走回卧室。叫人备好洗澡水,便走进了浴室。

评论(5)

热度(55)